嫩江信息平台
嫩江县门户网站,成立于2011年6月6日!
文章1258 浏览296407

《神驰嫩江驿站》简介

张庆山

  《神驰嫩江驿站》一书是包括嫩江驿站在内的黑龙江古代驿站的第一次集中亮相,既是第一部“后三藩”时代的集大成之作,又是一本文化人类学专著;既是一本地方史和移民史及交通邮驿史的学术研究之作,又是一本探祖寻祖先足迹。探讨人类文明发展规律的历史文学之作。本书的出版,不但可以填补黑龙江北路驿站历史研究的空白,从而使整个黑龙江驿站历史文化能够第一次完整全面地展示出来;同时也在一些篇幅中介绍了嫩江风光风情风物,第一次揭示了许多目前不为人知的嫩江历史之谜;并且在更广阔的层面上,为嫩江和嫩江以外的广大读者开启了一扇从边疆驰向辽远的历史空间和文化空间的门扉。

《神驰嫩江驿站》作者自序

  这是一支曾经左右中国历史走向的队伍,这是一支曾经影响中华一统的武装;这是一个平凡而又独特的群体,这是一个正在被历史遗忘而又不该遗忘的边缘社会。
  或许有人认为,驿站--似乎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话题。殊不知,几千年的中国封建社会,就是在一个个历史的驿站中走过来的。没有从南到北的一条条驿道,就没有中华民族的完整统一;没有从古至今的一个个驿站,就没有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同样,如果没有黑龙江站人的顽强坚守与默默奉献,就没有东北边疆的巩固与发展;没有黑龙江站人的不断开拓与辛勤建设,就没有今日祖国北疆的繁荣和稳定。
  黑龙江南路的站人们已经编辑出版过一本本关于自己历史文化的资料丛书,但是至今还没有一本全面系统研究整个黑龙江站人的专著。因此,我想用这本书填补我国历史文化的一项空白。尽管驰笔重点在“嫩江驿站”,但这正是目前还不为外人所知的北路站人--或者叫“上站人”的一次集中亮相,同时也引用了一部分南路站人(即“下站人”)整理出版的资料,在完整勾勒黑龙江驿站全貌的同时,也填补了“北路驿站”的历史研究空白。写一本书而能同时填补两项空白,真可谓一件难得的幸事。
  这既是一本北方的交通邮驿史,但又绝不仅仅是一本行业史。通过对东北站人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的多方面研究和深入探讨,从而沟通人类的心路历程,力图揭示人性中最基本的人类精神,进而探索从昨天走向明天的历史途径。因为历史既是今天的历史也是明天的历史,站人的历史既是黑龙江的历史也是中国的历史。一部辉煌的世界史正是由一个个国家和地区的历史编织而成的,因此写作黑龙江驿站史也应该与更广阔的世界接轨。只有这样,黑龙江驿站驰奔嫩江大地的马蹄,才能够叩动每一个现代读者的心灵。这也是我愿意写这本《神驰嫩江驿站》的初衷。

  公元两千零九年初夏“小满”前夕

  后记
——责任与情感

  这是一本“命题作文”。这是一个由县委书记亲自出题,县长和县委书记共同关心支持下推出的地方文化工程。
  这不仅仅是一张“地方名片”。尽管其中也不乏旅游资源和地工产品的推介,然而这些又都是驿站文化元素,与“独特历史、古朴民风、神奇古道、魅力嫩江”共同阐发着一种 人文精神。这也是确定这项文化工程之初,县委书记和县长与作者形成的共识。
  三百多年的黑龙江驿站史,岂是这一代站人能够说得清的?何况他们的前人既不准读书又不让做官,没有留下任何文字的东西。历史的传闻往往是泥沙掺杂,捡拾的碎片往往也是些皮毛。如果把它们装在一本书里,也可以叫作“文史资料”,这也是我曾经做过目前各级政协都在做的一项工作。但那毕竟是一堆原始的材料,仍然是一种风干沉淀供少数人研究的一种死的历史。而我知道读者和领导们所期待的,绝不是仅仅停留在这一步的“完成任何”。
  于是我给自己确定了一个自讨苦吃的“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的更高目标,而造一座什么“塔”,制一件什么样的“裘”,则更需要一番额外的苦心经营甚至匠心独运,读者甚至希望你能够点沙成金,织腋成锦。而这种“点”和“织”的过程,不断需要一种历史的激情和现代灵感,它甚至贯穿于整个“聚”和“集”的过程中,于是书中便无法回避“我”,因为这是“我”的能力和阅历所及的历史,它不可能是客观历史的全部,再高明的天文学家也只能告诉我们他所认识的那片星空。
  基于这种想法,我努力把这本书写得雅俗共赏,既有史学的凝重;又有文学的轻灵;既有史料的价值;又有认识的作用;既有理论的探索;又有艺术的氛围。从而形成一本可读性、可信性、可知性、可研性、可用性、可藏性于一体的文化人类学之作。你把它当做文化散文也好,学术诗篇也罢,总之追求的是一种“大众口味,学术品位”。因此,每篇文章都有一个散文化的标题,同时又有一个论说文的副题。
  我虽然不是站人后裔,甚至不是土生而只能说是土长的嫩江人,但是我的思想、我的情感、我的精力和精神,却长年在嫩江大地古老而神奇的驿道上奔波奔走奔驰奔忙,并希望读者也能和我一起心驰神往,因此,我把这本书名之为《神驰嫩江驿站》,并希望借助它传递出一种坚忍不拔,一往无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人生奋进精神,一种源于站人的“驿递精神”。
  客观地讲,“嫩江驿站”这个命题,并不是一个历史的命题。今天所说的嫩江驿站,只不过是嫩江县历史区域内及历史概念中“墨尔根等驿站”中的一部分,而如今,有的已经归属齐齐哈尔,有的则在爱辉辖区。做为嫩江人写嫩江的一本“命题作文”,重点放在嫩江也就顺理成章了。但是,这却并不妨碍它作为一本独特地方史和特殊行业史的同时,又是一部祖国边疆的文明史和中华民族的精神史。
  因此,我在开篇首先推出的是中国驿站的千年历史回顾,在历史的大背景下勾画出一条穿越时空的长线。嫩江驿站则是这条历史长线的延伸和延续。所以在驰入嫩江驿站之前,又先作了一番嫩江古今概览。而每篇驿站的内容又都是两个相关或不同侧面的相互照应,以使读者全方位多角度的了解这个正在被历史遗忘的历史活化石。
  历史的驿站已经完成了历史的使命,人生的驿道如何画出人生的彩虹。社会和人生都不可能跳出历史的轨迹。奔向朝阳的人生背后,总会拖着一条长长的影子。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