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信息平台
嫩江县门户网站,成立于2011年6月6日!
文章1257 浏览287836

聂卫平在北大荒

  聂卫平:河北深县人,1952年8月17日生。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兼技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棋院技术顾问,我国建国以来杰出教练员。10岁开始学棋。获6次全国个人赛冠军,8次“新体育杯”冠军,第2届“棋王”,第5届、第6届“天元”,首届“国手战”冠军,6次全国“十强赛”冠军,首届“应氏杯”赛亚军,1976年首获全国围棋个人赛冠军。1980年代连续击败多名日本超一流棋手,被称为“聂旋风”。1982年被授予九段,1988年被中国围棋协会授予围棋“棋圣”称号。1990年“富士通杯”亚军。第5届中日围棋天元战优胜。进入第4届、第5届东洋证券杯四强、第6届亚军。获《新民围棋》特别棋战——聂马七番棋优胜(4比3胜马晓春九段)。获第9届天元战挑战权,1995年宝胜电缆杯冠军。获第5届、第9届CCTV杯赛冠军,1998年海天杯元老赛冠军。著有《我的围棋之路》、《聂卫平自战百局》等书。
  初到北大荒错把小麦当韭菜
  驱车前往山河的途中,映入我们眼帘的始终是无垠的绿野,铺排延展,直到天尽头。扑面而来,尽是沁人心脾的泥土的清香。让久居都市的灵魂,回归到土地的怀抱,使我们不禁在赞美这片沃土的同时,也对开垦了这片土地,创造了“北大仓”这个奇迹的先辈们充满了最虔诚的敬意。而聂卫平,也曾经在这里洒下汗水。
  这一次,我们采访了当年和聂卫平同在山河农场的鸡西知青王存友,从他的回顾中,我们看到的不是那个纵横棋坛的“棋圣”,而是一个历尽磨练、不断成长的少年。
  1969年,年仅17岁的聂卫平第一次踏上了北大荒这片土地,火车开了两天两夜,车上的气温不断下降,尽管组织上为他们发了知青棉袄,知青棉裤和知青大衣,但不足以抵抗北大荒的寒冷。零下四十摄氏度的气温,48个小时的日夜兼程,对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冷!彻骨的冷!就是聂卫平当年对北大荒的第一个印象。
  王存友说,当年聂卫平看起来很青涩,圆脸,中等身材,身体很不好的样子。知青们生活的环境又很苦,住的都是大通铺,几十个人一个屋子,南北大炕,进门分别得往两边走,这种炕还有个名字叫“地火笼”,其他季节还好说,到了冬天,得穿着“知青三件套”呆在屋里,谁也不敢在外面呆着超过两小时,所以年轻的聂卫平很是吃了一番苦头。聂卫平来北大荒之前,从未干过农活,对农作物自然是知之甚少,以至于曾闹了个不小的笑话。第一次下田干活,面对一望无际的小麦,他曾一脸疑惑地问其他知青,“怎么种这么多韭菜?”聂棋圣自己恐怕也没想到,当年的无心之语,现在还被老知青们当做笑谈挂在嘴边。
  “偷奸耍滑”没少挨批评
  当年知青们下乡,少不了要干农活,这可难坏了聂卫平,从没摸过锄头的他也要跟大伙儿一起下田锄地。当年的青年们热情高涨,有的比着赛地赶劳动进度,唯独他不行,虚弱的身体根本不给他这个积极的机会。三江平原地势平坦,大片大片的耕地无限延伸,一垄地往往都望不到边。别人都热火朝天地朝前赶,他锄到九百米就是极限了,躺在地上就动不了了,连长和指导员都以为他偷奸耍滑,不好好劳动,没少批评他。
  老知青王存友跟我们介绍说,当年他曾是晒场的管理员,对聂卫平在那里劳动时的场景,记忆犹新。收割回来的小麦要在晒场进行一次粗加工,由机器把麦秆和杂质扬到一边,剩下的好麦子就顺着机器下面的漏口直接落进事先放好的麻袋里,再由知青们把这些麻袋搬进仓库。当年聂卫平的工作就是搬运这些麻袋。别的青年一次搬两个,有的甚至一下子扛三个,聂卫平一次搬一个,还没一会就累得汗流浃背。后来大家看他身体实在不行,就让他干些轻巧活,算是对他的特殊照顾。身体条件虽然不好,但其实聂卫平也没少干活,起猪圈、割豆子、割老玉米、铲地、改土,哪一样他都干过。后来1993年他再次回到阔别16年的山河农场时,还抄起木锨扬起了油菜籽,虽然嘴里笑称已经扬不好了,但当年劳动时的感觉,看来也并没有忘记。
  聂卫平在农场期间,还曾发生过一件大事。有一年夏末秋初,连着下了几天急雨,农场的水库被冲开了两个豁口,聂卫平他们是在宿舍接到的抗洪通知,二话没说就直奔两公里外的水库抢险。由于水流湍急,扔下去的沙袋瞬间就被冲走了,根本起不到作用,情急之下,大家就一起下水,手挽着手,一点一点接近豁口,用身体减缓水流的速度,然后再用沙袋堵。那一刻,哪还顾得上身体,聂卫平连同其他青年一起,奋战了几个小时,才化解了险情。
  为下一盘棋徒步几十里
  聂卫平在北大荒下乡期间,恰好围棋被视为“四旧”,所以要找一副围棋是很困难的事情,再加上每天繁重的体力劳动,也让人根本就没有精力去下围棋,棋谱难寻,棋友难觅。
  据说聂卫平曾为了找自己少年时的棋友程晓流下一盘棋而从自己所在的第四分场走到第九分场,徒步几十里地,就为了下一盘棋,这在当时被传为美谈。但这样的机会毕竟不多,所以在山河农场的日子,聂卫平基本上是告别围棋的。不过这也促成了他的另一项技艺——象棋。王存友说,那时候聂卫平就经常到他们宿舍下象棋,聂卫平象棋下的也是相当的好,和他下的时候都是让“一马三先”,就是让一个马,再让他先走三步,然后才能战个不相上下。
  王存友说,“我们也是通过聂卫平才对围棋略知一二的。”虽然很少有机会能接触围棋,但聂卫平并未把其抛之脑后,北大荒辽阔的土地,虽不能为他提供一副棋盘,但却给了他广阔的空间,聂卫平曾经多次说过“我一到黑龙江,就有一种天高地阔的强烈感受。当我重新坐在棋盘上的时候,就会感到棋盘更广阔了。”对一个围棋高手而言,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当棋艺到达一定水平,选手们比的就不再是技术,而是境界,想必这也是聂卫平从同期的众多高手中脱颖而出的原因之一吧。得知聂卫平将来哈尔滨参加比赛,王存友说,虽然老聂已经老了,旗下的弟子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但是他还是得努力,不能输给年轻人,从咱们黑龙江走出去的知青,就得有这种精神!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他还千叮万嘱记者,转告老聂,让他没事多回来走走,现在的农场跟下乡的时候不一样了,大家都盼着他能常回来看看呢。

图为2009年8月中旬聂卫平在黑龙江嫩江



从左到右:张崇义、聂卫平、倪雪松



左起:张崇义、聂卫平、右二:倪雪松


左二:聂卫平、张崇义、倪雪松


左三:张崇义、聂卫平、右二:倪雪松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