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信息平台
嫩江县门户网站,成立于2011年6月6日!
文章1259 浏览1260

笔墨春秋写人生

张庆山

  嫩江县的第一本书画作品集,在“点燃激情,传递梦想”的北京奥运火炬传递过程中,为人们捧出一片春的绚烂。尽管这绚烂未免来得晚些,尽管这片北国的春色中难免有去秋的败叶枯枝,然而,毕竟在书画界同仁的共同努力下,她仍然是目前黑河这片寒地黑土上暨各市县中最先绽放出的第一本美术之花。因此,大家推举我为这本书画集题写书名并作序,我把她名之为“笔墨春秋”。
  春秋,是时光、是岁月、是历史、是人生,是播种、是收获。而笔墨,则不仅仅是书画艺术本身,也是书写人生,记载历史,描绘时代,展示心灵。不管你是用墨笔还是彩笔,不管是淡雅的墨分五彩,还是厚重的油彩斑斓。
  历史上的嫩江县,素以重武轻文,“精能善射”著称于世,因此,早期的嫩江人,几乎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笔痕墨迹。留在我们记忆里的,只有新中国前后几个廖者晨星的书法作者的名字,而且,用今天的书法艺术创作的眼光审视,除了土改期间拆毁的老爷庙上的草书大匾“丹心千古”,以及嫩江八十老人蒋小山“蒋文牍”上世纪60年代曾在《黑龙江日报》上发表过一幅书法作品外,其余无论是佟云樵还是张阳春。包括名噪一时的蒋小山,人们认识他们和他们的书法,都是通过他们题写的牌匾,即所谓实用书法。从机关到学校,从医院到商号。其中最有影响的,是留在两三代人记忆中的那座风格独特的全县文化中心“嫩江县电影院”上六个立体木雕大红字,而后来用现代材料有机玻璃重新制作后,虽然恢复原始书写时的平面状态,但却风骨顿失,就像同样由他题写的“嫩江县人民医院”一样,还原于那种四平八稳的馆阁体后,便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并已悄然地湮灭在新时代的“倾情巴黎园”中。
  嫩江县书法艺术的滥觞,是在上世纪60年代末期的嫩江县第一中学这所“嫩江最高学府”,当时的嫩江一中,不但集中了几位颇具传统楷书功力的老教师,而且还有题写过“嫩江旅社”和“嫩江一中”以行草出名的王友军和草书功力深厚却并不为社会所知的杨超,青年教师则有行书瘦硬的李明石,更有经名师指点书体多变的大学毕业新任教师姜保荣等。我们这些爱好书画的学子无不受到他们的直接影响或间接熏陶,后来以我所在班级为主体发起的全校师生书法作品展览,是目前所知的嫩江县最早的一次书法展。而且这个边城中学书法展中,竟然还有好几幅如今千金难买一字的书法大师由寿先生的墨宝。学生作品中虽然以我的各种字体书法最获好评,当时的我却对姜保荣老师提供的那些由寿作品不知好在哪里,但是她那大气磅礴的碑书不但拓宽了我们的眼界,而且一直影响着整个黑龙江甚至全国的书坛。80年代中期,我为嫩江县夺得了第一个全国性的书法奖项——首届全国青年钢笔书法竞赛奖。同时,参加《人民日报》关于北京城市发展规划的讨论文章《北京应建一座书法公园》,得到北京市政府的重视,并由北京市文物管理局给我回信,告知此建议正在落实之中,后来,我有机会去浏览了一下这个“石刻千碑我欲痴”的北京小碑林,座落在明代“真觉寺”遗址以保护历史碑刻为主的景区,显然与我最初关于建一座融知识性、娱乐性、艺术性于一体的园林设想不可能完全一致,但我的方案却颇受当时县委书记李星的青睐,并决定在城西建设我们自己独一无二的“书趣园”。虽然这一设想后来因为李星同志的升迁而空留遗憾,但在他的直接关怀支持下,嫩江县却在黑河地区率先成立起第一个书法协会(同时成立的还有摄影和气功协会),省纪委书记兼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章林为“嫩江县书法协会”题写了会名牌匾。一个“笔走龙蛇墨吐香,光影叠韵谱新章,中外文明融一气,神州异彩耀东方”的艺术氛围就此拉开了序幕。为了促进嫩江书法艺术正规化,我为第一批骨干会员分别篆刻了印章。并首开篆刻艺术与国内外进行艺术交流的先河。其中用嫩江沸石为曾在嫩江战斗过的抗联老战士、老省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陈雷篆刻的“老泉秋韵”印章,不但获得老省长喜爱,而且亲题“艺林山家”条幅,对我的书艺篆刻给予高度评价。第一批书协领导成员中不但有已故县人大主任王怀人和清代首任北路站官崔枝蕃的后人崔运厚、崔忠茂,以及擅写华世奎风格颜楷的张玉亭等人,而且有至今仍活跃在嫩江书坛上的老干部书协主席龙云峰、副主席王兴革,以及刘放、刘乡田、尚殿玺等老同志,他们或在黑龙江书协举办的活动中分别赢得等级奖,或在有关部门举办的全国性各类专题大赛上摘金夺银。而90年代由嫩江书协推荐的我县农民书法家庞金栋书写的《全唐诗》“最长的行草书卷”不但被誉为“龙江一绝”,而且被评定为“大世界基尼斯之最”。世纪之交,时任县人大副主任又兼文联和书法家协会主要职务的我受县委书记田力范、县长亢稚林嘱托为《玉带金珠》县标广场所撰文书写的《玉带金珠序》、《嫩江赋》和《古榆雄风》等诗文碑碣,以及《世纪龙门》题字,和后来陆续应邀为省级高峰森林公园、九龙山庄、革命老区白云乡、以及矿山学校等题写的景观石刻,加上近期为重修革命烈士墓以草书挥写的县委书记王伟刚(石濛)创作的《满江红》诗墙等等,不但填补了嫩江书法史上的空白,同时也为提高城乡文化品位和促进旅游业的发展,做出了新的贡献。而代表市人大向国际奥委会递交的“全国市长书画会”作品,则为北京申奥成功贡献了一份力量。
  嫩江书法家队伍中的新生代代表人物,主要有曾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