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花瓣儿…… - 嫩江信息平台
嫩江信息平台
嫩江县门户网站,成立于2011年6月6日!
文章1259 浏览1260

爱的花瓣儿……

--李艳华《永思我爱》序

张庆山

  爱的花瓣儿不能凋落,
  要作战败严冬的火把。
  开在冰山上是雪莲花,
  开在风雪中是腊梅花;
  开在……
  开在……
  早已不是谈情说爱的年纪却要在这里“谈情说爱”, 实在是因为读了这本书!其实小华妹的这本《永思我爱》是写给自己的,是她的心灵独白,她之所以要把它印成书,也完全是为了留给自己,留给孩子,留给家庭,留给亲友。 而上面的这首诗也不是我的作品,作者的名字和下面的诗句也都记不清了,因为自己早已告别了读诗的年代进入人生的散文时代。但我觉得此时此地把它送给小华是最合适的,因为,没有爱就没有世界,没有爱就没有生活,“无情未必真豪杰”,无爱岂是真女子?她把刻骨铭心的爱、她把无可奈何的爱、她把今生不再的爱都留在了这本书里。这是一枝血泪滋养的花朵!
  小华的这本《永思我爱》字字血,声声泪,让人不忍卒读。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古人的诗句仿佛就是为今天的小华而写的。小华和小阔(我私下里一直习惯称呼邢强小名) 一对美满的小夫妻,携手匆匆走过了十年花前月下,又携手匆匆前往一直向往的首都北京,然而等到回来的时候,却只有孤伶伶的小华自己--准确地说,是捧着她丈夫的遗像--最后的希望在首都破灭了,“我认为北京一定能挽留你的生命……就在我们准备回家的晚上,是那么的突然,现在想来就像做梦一样,怎么会这样啊?多少被推着入院的病友都出院了,而你,身强力壮的你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每一个听到这个噩耗的人都不相信……”(《放心吧老公,一路走好》) 一个从来不生病的人,突然得病之后,竟这样匆匆地走了!一句话也没说,一件事也没有交代,“我一直相信你是个命大福大之人……这时你因为大量吐血……你的血压却再也没有上来……”(《无奈的离去》)。
  这是谁都难以接受的现实。此前,我在听说他得了肝病已经从哈尔滨转院到北京去了的时候,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29岁的小华终于找到了她心中的理想爱人时,我们是多么为她高兴,我们曾衷心地为她们祝福!当我在亲属和他的单位那里一一得到证实之后,心中一直为他祈祷,希望奇迹能够发生--不,他本来就不应该更不可能走! 他还太年轻,他一直在为这位和那位县长安排的工作跑前跑后,他一直在为这样或那样的文字材料忙前忙后,而且就在不久之前,我还看见长相像他的小名一样的“小阔”匆匆忙忙去上班,“你长的就像一个弥勒佛,笑眯眯的样子……对份内份外的工作都不挑不拣……日子正蒸蒸日上,工作也正有起色,正是风华正茂时你却突然离开了,你的离去,让所有认识你的人都惊诧不已、无比惋惜!”(《独自流泪到天明》)而且,就在他告别这个世界一个月前的中秋节在哈尔滨看病期间,“坐公交车还给老太太让座”!
  当绝望的小华捧着他的遗像走出嫩江火车站那一刹那,所有认识和不认识他的人都唏嘘不已。我真想象不出小华这个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在父母和家人的呵护下生活的小女人,是怎样一个人在陌生的世界里、在茫茫的人海中冲撞过来,又在人生如此巨大的沉重打击下回来的。 家已不是原来的家,失去了月亮的月光花正在枯萎!她曾经想把自己的肝给他一半,她曾经想把她们的楼房卖掉挽留他的生命,然而,这一切都没有机会了,他毅然绝然地走了!他不愿意再给她留下沉重的负担,留给她的只有那无尽的思念--
  从回来后的第四天开始,她通过他一直喜爱的电脑不断地向他倾诉,日复一日,年复-年,更何况那些“每逢佳节倍思亲” 的日子,直到三年后她在他生前和她一起工作过的政府办公室举办的讲演会上,那篇仍以追怀他的平凡而感人的事迹为题的动人演讲 《生命无悔 誓言永存》(并荣获了一等奖),这本《永思我爱》共收入作者心中血泪浸染出的60篇散文和25首诗歌, 这是一个年轻妻子的深情呼唤,一个多情女子的心灵挣扎。邢强如果在天有灵,应该是知足了;如果邢强在天有知,应该是幸福的!
  虽然没有白头偕老,永浴爱河,但是你忠诚的妻子却时时没有忘记与你交流,不管你已走多远,不管你是否听见……
  虽然没有轰轰烈烈,丰功伟绩,但是你多情的妻子却用字字血泪,为你留下了年轻的画像,好人的身影,公仆的风范。
  爱与死,就像自然界的冬与夏,它是生活的真谛。爱与死,它是自然界的规律,因而也是文学的永恒主题。多情自古伤离别, “人成各,今非昨”, 因此才有“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这样的千古绝唱(陆放翁),面对“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无奈, “永思我爱”融铸成永远的《钗头凤》。即使生命的花朵调谢了,爱的花瓣永不凋零。
  从这个意义上说,小华的这本写给天堂的书又绝不仅仅是写给她自己的,也不应该是写给自己的。中国人说“哀莫大于心死”, 英国人说“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人们死去,而是他们不再爱人”( 毛姆),法国人说“世上只有一个真理,便是忠于人生,并且爱它”( 罗曼·罗兰)。 无论是对于我们自己,还是对于这个世界,爱的花瓣不能凋落。而滋养它的,就是因为千百年来我们一直有爱并且被人所爱,有《永思我爱》这种既属于“我”又不仅仅属于我的文学之爱。有了这种爱,便不会让不幸者永远留在严冬--
  爱的花瓣儿不能凋落,
  要作战败严冬的火把。
  作为读者,品读了这簇空灵孤寂的“月光花”之后,作为大哥,我更希望小华捧出烛照人生的“火把花”。

  写于 2010年9月上旬 该凉不凉的秋天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