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信息平台
嫩江县门户网站,成立于2011年6月6日!
文章1257 浏览288268

毛毛的悲剧

  毛毛失踪的第三天,我们知道了结果:它死了。是被一条大黑狗咬死的,头已血肉模糊,肠子都掏了出来。
  沉痛过后,又想起它刚来的时候。那是04年的开春,一条黑乎乎的长毛小狗拖着不听使唤的后腿,在我家小院外拐来拐去。它已经饿得直打晃,水汪汪的眼睛怯怯地向里瞅。爱人见它可怜,扔点东西给它吃。几天过去了,它就在门口呆着,也不走。
  后来,爱人发现这个小东西很懂事。要是来了外人,它会马上叫两声,给你个动静。你给她东西,它从来都是眼睛水汪汪地瞅着你,一副感恩的样子。
  一天爱人洗过衣服,盆里的水在院里未倒。等她再从屋里出来,这个小狗居然漂浮在里面。经水这么一涮,竟是雪白的。前腿粗壮,后腿萎小了。洗完后,它好象从来没这么高兴过,拖着后腿,象朵大白莲花,在小院里一拖一拖地撒欢。
  爱人就给了它个大众的名字:毛毛。
  爱人曾对我说过:这小毛毛,这么懂事儿,谁把它腿弄坏的呢?
  是的,我也这样想。特别是毛毛没了以后。
  毛毛的后腿拐了,不仅是行走不便了,也带来卫生问题:大小便失禁。我想,这可能也是它到处流浪,没有人收留的原因。可我家住平房,有个宽敞的小院, 倒是不愁它一个呆着的地方。
  我家后院是客运城南分站。一天,分站一个女的过来,毛毛拖着后腿一窜一窜就迎了上去。她说:“咦,这小狗在你家呀!你看,它还认得我呢!看,和我多亲!”小毛毛真的是忽闪着长长的白毛,和她亲热着,那股劲儿,真是亲呀。那女的说:“它去年冬天在我们那个楼道里呆了好长时间呢,看它挺懂事,好几家都喂过它。这下好了,到了你家,找了个好地方。命挺好。”
  啊--好一个“命挺好”,一想起这话,我心里更是滋味难言……
  毛毛真的很懂事儿。由于后腿瘫,下身脏,爱人常给它洗澡,每次它总是安静地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她,让人感到了它的感激。洗完后,它就乐得拖着后腿满院子撒欢,每次都要欢喜好一阵儿。
  毛毛吃东西,很有特点,它一天只吃一顿饭,刚开始时,一天喂它三顿,可它只早上吃,吃得非常干净,狗盆舔得象洗过一样。再就一口不动了。这样好长时间,都是如此。这可能是它流浪的日子形成的习惯吧:吃上顿没下顿,碰到吃的,就一次吃得不能再吃了。我们也只好按它的习惯来。
  毛毛还很有绅士风度。每次吃东西,你把食物放到盆里,只要你不走,它就不当着你的面吃。只有我走开了,躲到门后边,才见它慢慢进餐。因为儿子喜欢小狗,毛毛来以后,我家先后要过三个小狗仔,都刚出生一个多月。每当喂毛毛时,小狗仔也不管能不能吃,就猛往前抢。在我的印象中,大狗自然要发出威胁的哼哼声了,小狗若不识趣,恐怕要落得嗷嗷惨叫。可是,毛毛呢,每次小狗仔上来,毛毛就从碗边退开,直到小狗仔吃得横着肚子挪走了,它才回来舔剩下的。我知道,把“谦让”“礼貌”这样的词儿给一个狗,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儿,可亲爱的朋友,我能怎样夸奖毛毛呢?
  入冬了,没有狗窝。毛毛一直在院子里冻着。它也没声没响地缩在院子的一角。渴了,就拖着后腿,坐在门前用前爪挠几下门。爱人就弄点热水给它。进了12月,天实在太冷了,我怕把它冻死了,晚上就叫它到屋里。晚上叫它时,看它那连滚带爬迫不及待的样儿,很心疼,也很好笑。进了屋,当然是享了福,可是我想,让它进来容易,让它出去。从热乎乎的屋里再到冷风刺骨的外边,恐怕就难了。
  可是,毛毛没让我操心。每到早晨,见我一开门,立即支起前腿,拖着后腿就往外爬,让人揪心。而且,毛毛进屋就在门口一趴,不动了。从来不往热乎乎的土炉前凑。
  一天晚上,爱人早上一睁眼,就大叫一声不好,猪肉昨天放在走廊忘拿起来了,一定让毛毛吃了。我急忙跳起来去看,鲜肉在那里纹丝没动!毛毛就卧在旁边。
  春节过了。眼见天气转暖了,毛毛的后腿,也好使了点儿,也欢了。我和爱人看着,心也渐宽。一天傍晚,爱人去往诊。毛毛看见了,也跟出了院子。爱人让它回去,它还歪着后腿撒了个欢,好象在证明它的腿行了。
  可是,当天晚上,就没了它的影子。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起来,希望一推门,能见到它那亲切而歪歪斜斜的影子。可是没有,我和爱人,心里空荡荡的。
  第三天,还没有。
  第四天,有了消息,爱人曾往诊的人家墙外,毛毛,被咬死了……
  我一向平和的心,忽然涌起激愤:难道懂事、知恩、怜小爱幼,不如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吗?难道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就能消灭所有的美好吗?
  这些日子,我常想,美好的东西,怎么常常短寿,而为我们深恶的凶残,却为何福寿绵长?如果美好和丑恶同存于这个世间却总是美好受到伤害,那么,这个世界最终剩下的将是什么?
  什么时候,美好不再带给我们忧伤,什么时候,丑恶二字能被人遗忘。

嫩江渔樵 发于黑龙江日报 天鹅专栏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