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信息平台
嫩江县门户网站,成立于2011年6月6日!
文章1257 浏览288035

抗联夜袭嫩江一号飞机场_0

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一二九师七六九团于1937年10月夜袭阳明堡飞机场,毁伤日寇飞机24架,创造了历史光辉,轰动于世。抗联六军十二团1939年4月夜袭嫩江一号飞机场,毁掉关东军最先进的零式战斗机8架,全歼日寇机场守军,威震东北大地,引起日伪上层一阵恐慌,也创造了熠熠生辉的历史。这是抗日战争期间,我国军民仅有的几次地面袭击日寇机场的光辉战例。但夜袭嫩江一号机场的辉煌却鲜为人知。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前夕,笔者访问了当年的嫩江一号飞机场。机场坐落在嫩江县城东北方向10公里的地方,现在为林业部东北航空护林局管理。每年春秋两季都有批量的飞机在这里起落,为保护东北三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的森林资源服务。

日伪时期的机场跑道呈环形。长、宽均在2400米以上。飞机可以在任何风向条件下起飞。机场排水设施建设实用价值非常强,不管有多大雨水,都能立刻排泄,保证飞机随时起落。机库--时称飞机堡散落机场周围,有半地下通道相连。这就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号称亚洲第一的日军最大最好的飞机场。当时,日本关东军以嫩江县为军事基地,驻有土谷直二郎少将的136旅团和两个伪军混成旅等地面部队,还建有10个飞机场,投入大批空中力量。机场序列以驻地嫩江为号,依次排开。这个机场为一号。

我在空军部队的时候,到过东北地区一些机场。比较之下,30年代的嫩江一号机场确实具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吞吐能力很强,容量很大。1938年,这个机场不仅是准备进攻苏联的空军基地,扑杀东北地区抗日武装的空军力量,也是支撑日军在诺门坎与苏军作战的后方。诺门坎地区缺水。那里日军日常用水和部分军事物资都是由一号机场空运。抗联西征部队抵达松嫩平原之后,为了打击侵略者的气焰,破坏日寇军事基地,解除空中之忧,支援国际反法西斯战争,抗联六军政委李兆麟决定袭击嫩江一号飞机场,破坏敌军的军事设施。任务落在十二团。

十二团当时由二十五、六岁的政治部主任王钧同志指挥。王钧原本是汤原县农村的穷学生,激于民族大义,毅然投笔从戎,参加抗日行列,从游击队员干起,曾任抗联六军保安团团长兼政治部主任、十一团团长等职。抗联西征后,为了打击日寇,发动群众建立游击区,他花大力气建设"群众战场",配合抗联作战。1939年初,王钧同志把一连指导员王恩荣派往嫩江县做地下工作,开辟"第二战场"。王很快得悉,日寇正在扩建嫩江一号飞机场,需要大批劳工。王钧同志决定派侦察班长史化鹏以劳工身份打进机场,摸清敌情,做里应外合袭击机场准备。

史化鹏在嫩江群众支持下,通过现在长福乡德发村的日伪据点,花20元钱买到一张"良民证",合情合理地混进劳工队伍。他干活认真出力,埋头实干,不怕脏,不怕累,不挑不拣,为机场当局所青睐,委任为小队长。他利用这个身份,很快摸清了机场兵力部署、飞机类型和停放数量、配套设置及机场活动特点、劳工情况等基本情报。可巧,一号机场扩建主要项目是修跑道和停机坪,需要大量石方。爆破山石危险性大。他又主动"请缨"学爆破,带人放炮采石。承担爆破任务,不怕险,不怕苦,每每超额完成任务,表现的尽职尽责,多次受到日本人的表扬,成为当局依靠的"力量"。他乘采石独立作业的机会,公开带起12名劳工学爆破,发展为救国会会员和外围组织成员,在日本关东军眼皮底下掌握了一支抗日力量。这位抗日初期我党游击队员,以共产党人的情怀,以驱逐日寇,还我河山的大义,不怕困难,不畏强敌,胆识过人,多次完成侦察和破坏任务,在军中称为"铁孩子"。这次派他潜入关东军严密防守的亚洲第一大机场,各项侦察准备活动有条不紊,干净利落,异常从容充分,为抗联成功袭击嫩江一号飞机场奠定了胜利基础。史化鹏同志立了大功。

日军守卫机场陆勤部队有一个守备中队,3个小队。7月份,2个小队押送劳工到嫩江车站卸水泥等建材物资。守卫机场只有一个小队,力量比较薄弱。这是打飞机场的绝好机会。史化鹏每天观察形势,得知这个信息,迅速传出情报。王钧同志即刻率部队采取突袭行动。当时,十二团已经改装为骑兵团,从二百多公里外的讷河县五区(现龙河乡)经过查巴拉奇山进入嫩江,前进到双泉村。那里群众基础好。部队进行了休整,做了战前部署和兵力分配,然后直扑嫩江一号飞机场。

这是一次胆识过人的正义之战。飞机场西南方向距离关东军136旅团司令部公路里程不到10公里,东南方向距离伪军混成十五旅旅部不到六、七公里,两处敌人随时可以聚拢,围歼抗联部队。北部、东部也随时可能出现日伪军。部队行动随时有可能被机场日军发现。抗联处在危险位置。在这样条件下作战,似乎是兵家大忌。但是,王钧同志大义凛然,胸中自有成竹。他多年同日伪军作战积累了经验,每每在敌人的弱点上开刀,敢于刺刀见红。1938年末,他曾在嫩江大地率部队"横扫嫩江原",在关东军136旅团司令部周围出没游击,在伪军两个混成旅防区中驰骋,神出鬼没,"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搅得日本鬼子不得安宁,奈何不得。这次奇袭一号飞机场,有充分的准备工作,对敌情有十分"知彼"的程度,对胜利有十分把握。

十二团实际投入兵力只有百人左右。兵分4路,其中3路打援。一路由副官王乃俊带一个连设伏,卡住机场到县城公路,任务是堵截136旅团日军增援;另派一个加强班对东官地、科洛方向设防,堵截伪军主力;第3路打援部队是团主力,布防在机场北部,防止机场西、南、北三面援敌,游弋于机场和打援之间,半为机动。

王钧同志身先士卒。他带一个加强排和史化鹏会合,攻打机场。夜半12点钟之前,史化鹏带两名救国会会员干掉哨兵,切断了全部电话线,赶到机场东壕外会见王钧同志,再次研究临战前的形势。王钧确认敌情无大变化,当即下达战斗命令,率部进入战斗位置,打响了夜袭嫩江一号飞机场之战。

打机场兵力分4路。王钧同志带机枪班进入跑道与营区之间,据中指挥,并分割敌人,为第一路。史化鹏带一个班为第二路。他们迅速包围日军守备中队营房,将事先准备好的一袋手榴袋投了进去,辅以步枪火力。他们就是这样,似乎玩游戏似地全歼30余名日军。史化鹏未待日军放一枪一弹,即结束了战斗。这是真实的神话。

在我读嫩江史的时候,史化鹏有好多大智大勇的光辉。这里插说一段。1945年11月30日,他时任嫩江省第一军分区司令部警卫连连长,随同司令员金忠等领导同志到嫩江县检查剿匪工作。恰好,我党自治军十一团一个收编的副团长正在策划二营叛变,准备和挺进军里应外合消灭十一团。此人将金忠等同志引到驻地,即刻翻脸,喊人缴司令员等人的枪。史化鹏在这样紧急关头,坦然自若,从容不迫,在打开枪套、抽出双枪,佯装缴枪的一瞬间,撞倒了两个接枪人,一跃跳到那位副团长身后,枪口顶着此人的腰,命令他们统统把枪放下。

形势即刻转危为安,化险为夷,挽救了部队,保卫了首长。表现出和奇袭机场一样的大智大勇。史化鹏在奇袭机场的战斗中立了永载史册的头功。
  日军飞行员住在飞行员宿舍。就在史化鹏炸营房的同时,这些飞行员喊着日语,冲向机场,准备抢占飞机,强行起飞。王钧指挥机枪班长秦长胜将其击退。当场击毙2人。

第3路是龚副官带一个班,专门破坏飞机。他们遇到麻烦,进展不顺利。战士们用枪打,刺刀刺,只给机身留下一个个洞。有人投去一枚瓜形手榴弹,被反弹落地爆炸,几乎伤了自已人。就在这时,有两名日军飞行员乘乱绕到最外侧的一架三菱96式飞机旁,一人登上驾驶舱,一人搬运螺旋浆,启动发动机。龚副官发现后,击毙了地面飞行员。飞机却强行起飞,离开地面。战士们对空射击,一下子击中了油箱。飞机在空中燃烧爆炸。坠地时燃起熊熊大火。火光给人们启发。战士们找出汽油,逐机浇泼,逐机投放手榴弹、炸药,又枪打油箱,引发起火。于是乎,跑道上的7架飞机爆炸起火,如同7堆篝火,照亮夜空。

第4路是齐排长带一个班,破坏机场设施。他们炸毁了发电设备,烧毁了待运物资,点燃了建设中的油库,毁掉了一切能毁掉的设施。清理战场时,史化鹏带人清点击毙的日军,发现了机场司令官的尸体。整个机场唯一活着的日本人是两名军妓。

战斗结束了,我军无一伤亡。战士们带足了日军枪支、弹药、食品、药品,满载而归。临行前,12团接受了13名劳工参加抗联队伍,部队又按战斗方案要求,发出两道白色信号弹,通知打援部队撤离,战斗全部结束。夜袭嫩江一号飞机场是完全不同于八路军夜袭阳明堡机场的打法,是我军游击战中的精彩战例,抗联军事指挥艺术的杰作,留给历史的光辉。

临行前,王钧同志满怀豪情,在日军机场司令官尸体旁的白色墙壁上写下了12个大字:

今天折你翅膀,来日平原再战。

这是何等气壮山河!何等的大气凛然!何等的"怒发冲冠"!写到这里,我耳边忽然响起抗联的千古绝唱《露营之歌》:逐日寇,复东北,天破晓,光华万丈涌!

六、七十年过去了。枪声似乎还在那里回响,火光还在那里照耀,王钧十二个大字还在展现。抗联所表现的民族精神万古长青,所表述的共产党人伟大使命浩然长存。抗联艰苦卓绝的斗争历史将激励千秋万代。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