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信息平台
嫩江县门户网站,成立于2011年6月6日!
文章1257 浏览288073

嫩江三杰

王国华


  抗日战争已经结束六十几年。那个如火如荼的年代是永远难忘的。那个时候的英杰如日中天,永远熠熠生辉。嫩江人在嫩江大地或在九州大地创造出许多轰轰烈烈业绩,在各地闪光。其中人称"嫩江三杰"的吴永海、陈悦周和范革人三人有着传奇式的人生,就是他们之间的杰出代表。
  吴永海,现在仍然有些老人津津乐道的讲起他,讲他抗战故事,讲他接受斯大林检阅,讲他在新疆捍卫祖国的统一……他曾是叱咤风云的嫩江人代表。吴是嫩江城老西北关人。老家大体在今天党校教学楼西南边缘。他生于1906年,17岁考入奉天东北讲武堂第八期炮兵科。毕业后曾在东北军任排长、连长、营长,驻防锦州、海拉尔、满洲里等地。"九一八"事变以前,他已经是比较成熟的东北军军官。当时,部队中文盲充斥,他读过几年书,鹤立鸡群;军官中相当部分是"绿林"大学出身,靠枪杆子,靠经验带兵作战,讲武堂科班者凤毛麟角一般,立显吴永海出类拔萃。更重要的是此人宽厚、容人容事,不计较鸡毛蒜皮小事,显的很大度。在绿林气息很浓的东北军中立现高贵,很受同僚和士兵的拥戴。再加上炮兵是现代化的技术兵种,他工作又认真,干啥啥出成绩,干啥都表现出献身精神、刻苦精神和研究精神,成为当时基层军官的典型。他练兵、带兵被树为旗帜。那时,带操喊口令是一门学问。他以军校训练为蓝本,搞的有声有色,曾轰动一时,很受各级长官青睐与器重。他在这样条件下,成长很快,积累的军事经验也逐渐丰厚。
  当时,驻东北地区部队改编为国防军和省防军。国防军又称东北陆军,省防军称省陆军。国防军编制和装备都高于省防军,但干部调动、部队调防则没有界限,两军常有相互调动、调防活动。省防军没有炮兵编制。国防军炮兵改为团级为实体,独立作战以团为单位,犹如我军导弹部队建立初期,以营为单位,全军只有几个导弹营。吴永海是讲武堂炮科毕业生。整个东北军也没有几个科班炮科毕业生,他只能在炮兵部队。但他为人生性善于学习,和步兵部队关系特别和谐,从中又学习许多步兵作战的实践经验。他在中下层任职期间,既懂得炮兵指挥秘诀,又知道步兵战术的真谛,以他的天赋、性格、勤奋,熟知当时的军事指挥艺术。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吴永海所在部队群情激奋,纷纷提出誓死捍卫祖国,誓死驱逐日寇,还我中华。吴率全营官兵在海拉尔小城游行,以示东北军誓与东北共存亡。据吴的后人讲,他这时每次给官兵训话,都泪流满面,誓死如归,愿以驱体报效祖国,为恢复祖国的完整而献身。据说,有几个场面十分感人。武装游行前后的誓师会、声讨会,台上台下一片悲壮。"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一时成为部队精神建设的主题;"还我河山"的口号成为部队的座右铭、奋斗目标。
  "九一八"事变后,辽宁省政府和驻军撤退到锦州,组织新政府对日作战。吉林省政府代主席、吉林副司令长官公署熙洽举手降日,唯有黑龙江省举省抗战。江桥抗战的序幕是省防军参谋长谢珂10月16日指挥江桥守军抗击日军轰炸、击退伪军张海鹏进攻,并毙伪军旅长徐景魁。消息传出,吴永海率部请缨,要求赴江桥参战。11月4日,历史著名的江桥抗战拉开序幕,战斗很惨烈。日伪军当天出动山炮数十门、飞机7架、铁甲车4辆。省防军没有飞机,没有铁甲车,炮兵没有整建制部队,依靠强烈的爱国之情浴血奋战。消息传出,吴永海为之震惊,再次请缨杀敌。当时炮兵团临时由黑龙江陆军步兵第二旅旅长兼呼伦贝尔警备司令苏炳文节制。他派炮兵团增援江桥抗战,但有些时过境迁。吴永海率队为前导,赶到战区时,马占山的江桥抗战部队已经撤离江桥,正在进行江桥抗战的第二阶段三间房战斗。战斗几乎都是短兵相接,白刃格斗。吴永海炮兵没能进入马占山正面战斗序列。据讲,马占山从战争实际情况考虑,保存这支炮兵力量,没有批准进入前沿。但吴永海设法和江桥抗战主力部队徐宝珍部取得联系,炮兵们将所有炮弹倾泻在日伪军后方阵地,打在江桥左右,切断日伪军的增援。据讲,马占山听到报告以后,十分感慨,为军民同仇敌忾、奋勇杀敌精神赞叹不止。
  随后,1932年2月马占山出任伪满洲国黑龙江省长。形势有了巨大的变化。吴永海率先在部队进行气节教育,讲文天群,讲岳飞,直讲到抗俄英雄寿山、凤翔。4月2日,马占山再举义旗。随后,经讷河县,又经由嫩江转赴黑河。在嫩停留时间,决定由嫩江人组建抗日补充团,又称陆军第二旅骑兵补充团。该团建立以后,名声很大,影响很好.黑龙江省掀起又一轮的抗日高潮。吴永海为马占山瞒天过海,坚决抗日叫好,为嫩江人几天之内即组建一个抗日独立团叫好。激动之余,他经批准,赶回嫩江参加独立团。独立团的士兵主体是各商号、各行业的警卫人员。徐宝珍旅派驻一批基层干部。吴永海赶回嫩江时,部队正在训练。当徐宝珍听报告说吴永海返回嫩江参加独立团时,当即确定由吴担任团长。当时独立团团长已经上任。吴审慎地分析形势,提出几条理由,只肯出任副官长,参与指挥部队与训练等事宜。
  事实上,调到独立团的干部没有人胜任部队训练。"练兵",自古以来的兵家常事。新任团长也没有练兵经历。于是乎,吴永海主持独立团的训练,从队列、单兵攻防训练开始,又任教官,又任指挥官,"速成"一个月;让一些基层军官学会了带兵,让所有士兵从使用枪枝的技术到排、连级合成演练,明白了单兵动作和价值,明白了班、排、连进攻或防御时的动作。吴永海每训练时必讲,"我们步枪瞄准的是日本鬼子","我们拼刺的对方是日本鬼子","我们的正面敌人是日本鬼子",把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思想传递给每一个士兵。他用强烈的爱国心练兵。
  当时,残留在东北大地的东北军大分化,或者坚持抗日,或者投降日伪,或者撤进关里,或者解甲归田。投降,摇身变成伪军,仍然是军官、军人;抗战,孤悬敌后,无后方,无集团性能力,需要艰苦卓绝地奋斗。有相当一些部队,整编制地投降日伪。一批高级将领也在变化了形势面前降日。似乎降、战在当时是分水岭,又几乎是公开的议论。吴永海在练兵过程中,了解旅长徐宝珍一些指令偏离了抗战主题。徐在江桥抗战前是省防军卫队团团长,所属部队又是江桥抗战的主体力量,牺牲最大,打的最惨烈,当时是民族抗战的一种象征。江桥抗战之后,卫队团改编为整编二旅,驻防讷河、嫩江。嫩江抗日独立团就是二旅序列。徐很器重吴,多次和他谈话,希望他留在二旅,和他共患难。但吴在和徐的交往中,发现徐有明显投降日伪迹象,发现这位江桥抗战的民族英雄很快要转换成民族败类。他不肯助纣为虐,留给徐一封申明大义的手书,毅然返回苏炳文部队,参加东北民族救国军,在"复我国土,还我河山"的旗帜下效力,为国家收复失地,为东北同胞驱逐日寇,参加著名的"海满抗战"。
  海满抗战是以海拉尔、满洲里为指挥中心的仅次于江桥抗战的战役。"东北民众救国军"基本部队是原东北军二旅和一旅,两个旅的兵力。从1932年10月3日到12月初,抗击以日军十四师团为主的两个师团的进攻。吴永海所在炮团急调富拉尔基前沿,接受前敌总指挥张玉链指挥,一直打到9日,撤出阵地。但部队孤悬敌后,无后方作战,炮弹没有供应,在支援高峻岭步兵团撤退到腰库勒战斗中,打出了最后一发炮弹。吴永海带队毁掉了所有大炮,又持枪带队冲向涌进炮兵阵地的日军,消灭了这股敌人,从日军身上缴获了一批枪支,武装炮兵。
  炮兵团此时兵力不足一个步兵连。团长将部队交给吴永海指挥,他在张玉全边节制下,且战且退,参加腰库勒恶战,又在朱家坎一线抗击日军,再撤至第三道防线碾子山一线,与日寇再战。由于日军的空中优势和装甲优势,以及日军支援部队的分路攻击,吴永海等部在竭力抵抗以后,撤至博克图待命。12月1日,日军占领了碾子山,2日进入扎兰屯,前方部队无法返回海拉尔总部。救国军总部当时只有2000余兵力,无法抗击日军两个师团兵力进攻。于是乎,苏炳文在日军大举进攻时,炸毁博克图山洞隧道,阻止日军追击。总部及2000官兵经海拉尔、满洲里撤入苏联境内。没有撤离战场的吴永海等部在敌后仍然坚持战斗。当获得"分散突围"命令后,分别撤出战斗。
  置身于当年战场,那是何等悲壮!救国军打到第二道防线的时候,只有步枪、机枪等轻武器,抗击在飞机、大炮、装甲车掩护下的关东军主力。战场的瞬间是何等惨烈!吴永海不只是"嫩江三杰'的代表,更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代表,堪称民族英雄。
  撤出战场,已经和总部失去了联系,和前敌指挥部失去了联系。走向何处?前途仍然是战与降。在方向选择的关键时刻,吴永海不容人们议论,以"抛一腔热血,驱逐日寇,光复东北"的慷慨陈词带领全体士官讨论。讨论课题集中或占山为王,血战到底;或联合抗战力量,进攻日军。他把部队拉到深山里。几天后,侦探忽然报告,知道义勇军刘斌军长去处。于是乎,吴永海带领几十人队伍,夜行昼伏,找到了刘斌部队,投身在刘斌部队打击日本侵略军。但形势已经不容许整建制的部队存在,为了保存实力,为了进一步抗战,刘斌带部队在经过几次小规模战斗之后,也率部队退入苏联。吴永海终究是讲武堂高材生,是玉永远闪耀着玉色。在刘斌部队很快红杏出墙。刘斌命令以原炮兵团人员为主,扩编为一个步兵团,任吴为团长。进入苏联前,吴永海已经是团职干部,已经积累了多元的实战经验。
  当时,进入苏联的各路义勇军有几万人。其中有我党刚刚组建的东北人民自治军"抗联前身"部分人员,有我党我军一些高级将领。苏联红军把这些人临时安置在军事营地。中国军队痛定思痛,总结经验教训;在苏联远东地区又接受新的军事常识教育。在斗争形势下,他们誓死要打回祖国,驱逐日寇。吴永海曾听过刘亚楼讲课。这位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当时是苏军尉官。吴永海开始和中国共产党人接触,开始认识共产党。
  时间不长,客居在苏联的中国各支部队纷纷要求返回祖国抗战。苏联当局考虑苏日建立的互不侵犯条约,建议中国军人从新疆返回中国。吴永海随部队返回祖国。当部队从远东起程,途经莫斯科的时候,按苏联当局意见,吴永海等中国军人被留下来,编成3个阅兵方队进行训练,然后在红场接受斯大林检阅。吴永海住过军校,有过严格的队列训练;他人又聪明,很帅气,在训练中很快脱颖而出,被指定为第一方队领队。斯大林阅兵时,"国际支队"在吴永海挥刀英姿导引下,队列威武、整齐。苏联新闻电影工作者给吴永海几个特写,录下了一组难忘的镜头。随后,电影把中国军人形象传送到苏联各地,传送到世界各地,也在中国播放。吴永海做为中国军人的光辉形象永远留在历史镜头里。
  当时的新疆省主席盛世才是沈阳人,留日学军事,曾伪装进步,靠近共产党。中共因此在那里建有办事处。陈潭耿、毛泽民等人都派到新疆工作。当时,盛世才正在主持平叛,正在组建军校,正在组建机械化部队,十分需要人力,需要人才。当大批东北军人进入新疆时,他十分高兴,挽留了大多数军人在他麾下效力。吴永海的经历是人才中的人才。由于他的出现,军校设立炮兵科,由他出任上校主任;又由于他的出现,加快了机械旅的组建,吴又被任命为兼职上校炮兵团长。当盛世才弟弟盛世琪担任机械化旅旅长授予中将军衔的时候,吴永海晋升为少将。他曾率炮兵团参加乡尼泉、达板城、保卫迪化等重大战斗,打击分裂势力,捍卫祖国的统一,被公认为出色指挥员。随后在南疆诸次平叛战斗中,指挥炮兵弹无虚发,多次获一等奖章奖励。吴永海在新疆为保卫祖国的领土完整,反对乌斯满分裂势力的斗争中立了汗马功劳。新疆人民至今纪念他,称他是革命志士,杰出的爱国者。
  当时,盛世才伪装进步,曾积极投靠共产党。他弟弟盛世琪思想进步,经常到中共新疆办事处找陈谭秋谈思想、谈形势谈事业。陈潭秋是我党的创始人之一,十分热心地接待这个年轻的中将,指点迷津。吴永海每每陪同盛世琪同中共领导人往来,接受中共主张。但是形势在1943年发生了巨大变化,盛世才在蒋介石的引诱下,公开举起反共旗帜,逮捕了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及红四方面军西征部队中的大批共产党员;同时逮捕了其亲弟弟盛世琪和机械化旅的主要干部。几乎在处理陈潭秋、毛泽民等人同时处死了盛世琪和吴永海。
  新疆史料讲,盛世才为了反共,采取欺骗手段,编造借口,炮制罪名,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大开杀戒,残酷迫害。吴永海被卷进"崔荣昌学兵连案"。盛世才诬说军校学兵连要造反,和吴有密切关系,将其逮捕投放到第二监狱。据吴永海之女讲,盛世才很残忍,下令用纸把吴的嘴、鼻子、眼睛、耳朵等处糊起来,被活活窒息憋死。
  新疆解放以后,人民政府曾辟建陵园安葬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共产党人和吴永海等革命志士。他和党的创始人陈源秋等人一样,长眠在天山脚下,其英名永远镌刻在新疆历史上,也永远铭刻在嫩江人民心目中。
  "嫩江三杰"另一个人物陈治源,又名陈悦周和吴永海不同,他是在祖国危难、东北沦陷,奋而高举抗日大旗的义军首领。他生于1907年11月22日,也是西北关人,同吴永海家是邻居,两人从小相处十分融洽;和"嫩江三杰"的另一个人范革人是同学。"九一八"事变的时候,他正在富锦县任警察局局长。当"事变"消息传到富锦的时候,他一方面对下属慷慨陈词,提出"还我中华"、"还我东北"、"倭寇从东北滚出去"等激动人心口号;组织警察举行各种集会,把声讨矛头对准日本侵略者;另一方面向县长陈词,建议倾富锦力量与日寇决一死战,哪怕战到一人一村。警察在他策划下,群情激奋,愿为打击日本侵略者献身,洒一腔热血,争祖国的统一,摩拳擦掌,誓死和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县长在他激昂的表述中,也倾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心愿。两人商量抗击日寇的具体办法和组织力量的方案。
  富锦多山。县长和陈商量组建骑兵队,由陈兼任队长。陈以县长的权力,以警察局长地位,很快组织起一支骑兵队伍。他又请东北军驻军派人帮助军训,按部队标准练兵。骑兵队成员从普普通通市民、农民到县政府一些官吏迅速掌握骑兵的技术,战术,俨然成为一支军队。"九一八"事变后的江桥抗战曾激励富锦县的反日、抗日活动。富锦县城乡在反日抗日热潮中推进骑兵队伍建设。当江桥抗战以马占山出走为结局的消息传到富锦县的时候,陈悦周向县长建议,组建义勇军,与日寇血战到底。县长也是一位有文化的爱国者,在大敌当前,临危不乱,他多次提出驱逐日寇,恢复中华,誓死捍卫祖国统一的口号。他支持陈悦周的主张,并委派他具体落实。于是乎,富锦县城倾乡之力建立义勇军,把城乡青壮年组织起来,兵力曾高达5000余人。县长任总指挥,陈悦周任副总指挥。指挥部直接掌握兵力达500余人。
  日军在黑龙江省境内,除对马占山等主力部队调用日军主力部队和主要伪军以外,在马占山、苏炳文等部队撤离东北,进入苏联前后,侵占各地的部队几乎都以伪军为主。进攻富锦县的日伪队伍即是伪军队伍。当时,陈悦周视直接掌握的500余人为亲兵,着意训练。从士兵单兵动作、射击、投弹入手,培养士兵们懂技术;又请人讲战术,培养干部们的指挥能力。富锦义勇军在陈悦周紧锣密鼓训练下,实战能力有了很大长进。当日伪军大摇大摆进攻富锦县时,原东北军各类驻军已经随同马占山等人与敌酋作战后撤到苏联。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剩余东北军有些降日,摇身变成伪满洲国军。但他们只知道原东北军的国防军和省防军分布情况,却不知道民众的义军崛起消息。陈悦周亲临前线,指挥"亲兵"部队设伏,打击进犯伪军。据陈悦周亲属讲,设伏打击伪军曾进行三次战斗。陈都是采取出奇制胜的办法歼灭伪军或击溃伪军。保卫富锦县之战时间近两个月。
  当时的义勇军大多数由东北军演变而来,陈悦周的义勇军纯属地方义勇军,愤而揭竿,武器装备由县财力支付,人员由县政权组织,是一个县以政权运行组织全县力量进行抗日的典型。富锦县长激于民族大义,高举抗日大旗,依靠陈悦周这样人才奋而拉起队伍抗日。但第三次阻击日伪军进攻的战斗中,总指挥负伤了。
  "九一八"事变后,黑龙江省举省抗战,各县都处在群情激奋,声讨日本侵略者之中,几乎都喊出"还我河山"口号。但当日伪军实地进攻的时候,或以政治手段拉拢的时候,特别是马占山等领导人退到苏联的时候,各县纷纷投降,摇身一变当起日伪政权的县长。嫩江县县长就是这样一个典型。富锦县倾全县之力,举全县抗日是难得的民族之举。新组建起来的队伍,利用地形、地貌熟悉,社情通达、群情激奋等优势,利用日伪军轻视民众力量的心理,连打了两次胜仗,阻止日伪军占领县城意图。但这支部队终究是一支新军,是刚刚穿上军装的农民、市民,只进行了简单的单兵训练,从上到下对进攻、防御、行军等指挥都缺乏经验。日伪军第三次进攻时,改长驱直入的办法为多路迂回战术,制造了很多假像,声东击西,集中力量攻击指挥部。指挥部山头被包围。总指挥负伤后,陈悦周见大势已去,采取调虎离山计,将日伪军引向县城方向,他带队保护总指挥退入山林之中。随后,他又带领部队护送总指挥越过黑龙江,出入苏联寻求治疗。据讲,为总指挥负伤,陈悦周表现出异常义气,大有生死之交的传说。这种精神也团结了义军官兵。
  当时的苏联和日本签定有条约,和日本、伪满当局没有处在战争状态,不准转赴苏联的武装力量再返回中国。越境进入苏联的中国武装人员必须全部交出武器。陈悦周原来。设想把总指挥送到苏联养伤,他再率队回到富锦同日伪军打游击。理想不现实。他和义军骨干曾多次联名给苏军写信,希望发放武器回中国抗战。和吴永海一样,苏联当局同意他们辗转新疆回国。于是乎,陈悦周义军怀着抗日的激情经新疆回国。
  陈悦周进入新疆以后,也和吴永海一样被留在新疆,曾任新疆边防督办公署中校副官、上校科长、上校处长。当时嫩江县城西北关还有一位志士崔志澄,也曾是吴永海家邻居,曾任东北军营长,辗转到新疆曾出任库车县县长。人称吴永海、陈悦周和崔志澄为"西北关三杰"。3人在新疆往来密切,思想比较进步。在盛世才掀起反共高潮的时候,陈、崔也因为"崔昌荣学兵案"被杀。崔昌荣也是转战白山里水的东北军军官,退入苏联,进入新疆以后,曾任二旅上校参谋长、军务处上校副处长、43团团长、喀什警备司令部代司令。他也是黑龙江人,和吴、陈、崔交往过密。有些人也认为他是嫩江人。
  "嫩江三杰'中吴永海是正规军中的抗日英雄,陈悦周是义军的抗日英雄,另一位范革人是无形战线的英雄。他和陈悦周是同学,曾任苏联远东情报局谍报组组长,活跃在黑龙江大地,长期进行谍报活动。
  范革人原名范文魁,嫩江县沐河人,出生于1905年,曾先后就读于黑龙江省立第一师范和北平大学法律系。学生时代思想进步,愿以一腔热血"唤起民众、改造国家",很有理想。"九一八"事变后,他投笔从戎,回到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参加马占山领导的抗战活动。当知道马占山在嫩江组建抗日补充团的时候,他和吴永海一样,回家乡参加补充团。1931年1月,嫩江沦陷以后,范辗转到黑河,在女子初、高级小学、爱辉师范任教员,又调任爱辉教育局视学。
  黑河与苏联一江之隔,是和苏联交往的理想地方。他决心依靠苏联力量,报效祖国。1934年3月,范文魁越过黑龙江,很快被送到伯力,和苏军远东情报局的第四科接上关系,被发展为地下工作者,成为正式情报人员,开始了职业谍报生涯。范返回黑河,发展学生王继尧(即王蓂)、傅松岩为苏联远东情报局情报人员,组建情报,范为组长。后人因此称范、王、傅为"谍报三杰"。范的情报活动大体分为4个阶段。最初,情报组开展社情情报活动,继而通过各种关系了解黑河上下的日伪驻军及一般性军事阵地、防务设施等情报。情报组最初采用偷渡黑龙江的办法传递情报,那是很危险的偷渡,除了要防备日伪军的巡逻和哨所监视以外,还要在涛涛的黑龙江中搏斗。那是需要力量、意志和技术的搏击。范革人情报组文化素质高,情报质量好,多次受到嘉奖。
  第二阶段转到嫩江县开展情报活动。当时嫩江驻有一个整建制关东军旅团和一个伪军旅,以及"九八三"大仓库等近10个战略仓库,建有10个飞机场(包括亚洲最大的嫩江机场)、几十个开拓团。嫩江是日军的军事基地、空军基地、后勤基地、准军事组织基地。苏联红军需要这些情报。范、王受命转移到嫩江搞情报。范革人小组比较好地完成了各项任务,多次受到表彰。
  当时,日伪当局正在修建嫩江--霍龙门--黑河的嫩黑铁路。远东局指令范革人小组调查嫩黑铁路。这是战略情报。范潜回家乡,以修铁路需要运输队伍为理由,组织大车队,参加嫩黑铁路的建设。范出任运输大队会计。在很短时间内,范不仅有情报传递,还绘制了嫩黑铁路及沿线的山川、军事阵地图,出色地完成了这项情报活动。
  第三阶段是潜伏。范革人情报站活动已经被日伪特务机关怀疑。远东情报局获得情报,指令情报站停止活动,转移潜伏。范革人转移到林甸、巴彦等地。1941年,范革人、王蓂等重返嫩江。范出任塔溪村村长,积蓄力量,开始了第四阶段的谍报生涯。当时,塔溪南大营驻有伪军。范某人投放力量,做策反工作。但部队几经换防,工作没有落实。直到1945年5月,王通过师生关系等策动两个自卫团起义成功,当场打死随队日军27人。策反成功,展示了范革人的智谋、胆量和组织能力。他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又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1945年8月中、下旬,范革人接受中共东北委员会王明贵指示,从齐齐哈尔返回嫩江,与抗联干部夏凤林配合,于9月5日组建嫩江县民主大同盟,任委员长,为扩大党的影响,发动群众、打击反动势力作出重大贡献。此间,他多次参加剿匪作战。1946年3月,嫩江县政府改组时,范出任唯一的副县长。1947年,他奉命率担架队到四平地区参加战地勤务工作。随后,任省民政厅战勤科长,荣军干部学校校长。建国以后,历任黑龙江省民政厅战勤处、优抚处处长,省计委物资处外长、物资局副局长、中共中央东北局物资局副局长等职。文化大革命受不白之冤,遭到残酷批斗,下放劳动改造达8年之久。粉碎"四人帮"以后,任国家物资局沈阳办事处顾问。1986年2月16日因病在沈阳去世,终年81岁。
  吴永梅、陈悦周、范革人以不同的身份和斗争形式投入抗日战争,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成为民族斗士,被同代人称为嫩江三杰。他们是嫩江人的形象,嫩江人的代表,嫩江人的骄傲。他们的传奇人生,他们的奋发图强,他们为民族而战斗的光辉历史将永远给人以力量、形象。吴、陈、范三杰,人生的奋发、大气、民族气节、业绩的辉煌气壮山河,日月昭昭,震撼大地,永远载入民族史册,永远在历史的长空闪耀,永远是嫩江人的"三杰"。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