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信息平台
嫩江县门户网站,成立于2011年6月6日!
文章1259 浏览1260

大豆赋

  大豆,这种阔叶的一年生豆科草本植物,其实是很普通的一种农作物。华北平原,齐鲁故地,到处都可以看到它的栽培和收获。在我的老家山东农村里,大豆曾和许多的瓜果菜蔬、五谷杂粮一起,伴我生活过许多年头,并使我由一个赢弱的少年成长为一条壮实的汉子,由一个为人子者逐渐肩挑起生活和家庭的重担。这其中的生命历程,无不使我同时感激大豆的功劳,无不使我温暖地回想那些使我获得活力的豆渣、豆饼、豆粉、豆腐等以及种种与大豆有关的或粗陋或精美的食品,以及由此伴生的种种衣食足而知荣辱后的喜怒悲欢和爱与恨的感情纠葛。
  大豆,其实又是很重要的一种农作物。在英国出版的《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中,大豆就被很精典地称之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豆类”。并且把大豆的起源地归之于中国的乌苏里江和黑龙江流域。认为中国的“乌苏里大豆”是在经历了5000多年的栽培和用作食物及药物的历史后,于1804年前后才传入美国,并在美国南部及中西部逐渐成为最重要的作物之一。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才跃居为世界上主要的大豆生产国,种植面积和产量超过了中国和巴西。美国的伊利诺伊州也因大豆的生产而彪炳于世,摆脱了默默无闻的历史。
  于是大豆不再只是一种很中国的普通的农作物。大豆的播种、成长、乃至收获的各个生产环节,都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的晴雨表,制约着国际市场上的粮食价格、物质消费和股市行情。于是,我对美联社于1993年10月13日从华盛顿发出的那则电讯的恐慌性语气不再惊奇。那则消息说:据美国农业部估计,今年因作物未熟即遭受霜冻之害,及水灾造成的播种期推迟和种植面积相对减少,大豆产量将比去年大幅度减产达14%。并由此推断,由于大豆是美国和西欧各国用于饲料、植物油及其他食品工业的重要原料,美国纽约的谷物市场上的大豆价格将大幅上扬……云云。
  听了这则消息,我却并不恐慌而是振奋。这并非是因为中美两国在大豆生产和科研上早已成为竞争的对手与伙伴而幸灾乐祸。而是因为此时我正站在大洋彼岸——站在中国的东北边陲,站在中国最重要、最著名的大豆生产区,站在松花江和嫩江流域肥沃的由森林草甸土构成的黑土平原上,站在最突出地代表了东北大豆优良品质的全军最大的机械化现代化旱田农场里,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嫩江基地的44万亩浩瀚如林,苍黄如浪,一望无际的大豆地里。我没有过分在意专家们对东北大豆在含油量、杂质少、受污染程度低,属天然绿色食品等等方面的介绍,我而是分外关注这一片片正在收获中的金色的田野。金色的秋天,金色的太阳,正温暖地照耀在金色而又饱满的豆荚上,一串串挂满枝干的豆荚无比自豪地张扬着丰收的喜悦,将军垦战士们那春天就用深情和汗水播种下的青春和希望,焕发成收割机们骄傲的欢歌和场院里金色的大豆的山峦与海洋,年年迈大步,年年上台阶,今年又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丰收。在麦、豆生产比例由过去1:1扩展为今年的1:5后,亩产和总产都创出新纪录,这消息怎能不使人们人振奋呢!科技兴农,科学管理,使这些普普通通的屯垦戍边人在这曾是不毛之地的高寒雪原冻土带上,创造出了使大洋彼岸的美国人膛目结舌的奇迹,使中国大豆,成为国际市场上的一个重要砝码。而对纷纷扬扬雪片一半的海外订单,又怎能不使我也和军垦战士们一样由衷地自豪呢!
  在嫩江基地的日日夜夜里,我对这普普通通的大豆竟滋生了那么多或者柔美,或者壮阔的激情。在军需处的化验室里,我喜欢那些使人心悦诚服的技术数据;在生产处的生产统筹图表上,我钟爱那些令人热血沸腾的进度指标;在豆收的大田里,我敬佩的那些追星赶月,走在时间前面的生产能手;护秋棚里,我倾心于和战士们一起侃故事,聊家常,看夕阳在白桦林上涂色,看朝霞在大豆地上撒网……我认识了许多豆收后就要退伍、转业的官兵,我听到了许多打好了归家的行装,却仍要坚持和大家一起站最后一班岗,灌最后一条麻袋,装最后一节车皮的动人故事。成熟的大豆,浸透了他们的心血和爱情,在他们即将离开这片黑土地的时候,却和大豆如此依依难舍、一往情深。大豆的自然质朴,大豆的顽强执著,大豆的丰满充实,都无不是他们的写照,他们的化身。他们将如同这些丰收的大豆,带着部队的优良传统,带着大豆一般的优良品质,回到家乡,走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在新的岗位上,冬去春来,重新繁衍和播撒出一片生命的新绿。
  在基地荣誉室里,我看看那些和大豆一样鲜艳夺目的荣誉证书和奖状、锦旗,看看那些和大豆一样金光璀璨的军功章。每一本荣誉证,每一面奖状、锦旗,每一枚军功章,都是和大豆一样靠在这荒凉、寒冷的黑土地上顽强生存与拼搏的结果,都是和大豆一样靠最少的索取,最多的奉献的结果。看似平凡、普通的大豆,哪一颗,不是一颗金子般的灵魂;哪一粒,不是珠玉般晶莹闪亮!
  在基地年加工两万吨大豆的浸油厂里,我看着粉身碎骨的大豆被挤压成豆粕,淋漓成橙黄透亮豆油,满车间都洋溢着精炼后的油脂的清香;在基地的豆制品加工厂里,我看到大豆被加工成速溶豆粉,加工成大块的豆腐,提取出豆渣、豆浆……大豆的生命在这里被分解和升华,无论是做动物的饲料,还是烹调成人类的美味佳肴,大豆都是竭尽全力,慷慨地付出,无私地奉献。这又多像那些默默无闻、在黑土地上播撒年华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军垦战士。他们在这里成长,在这里立业,在这里安家落户,繁衍生息。一代老军垦留下,与黑土地结下了生死不解之缘,又把自己的妻子儿女和这片黑土地牢牢地拴在一起。“献了青春献子孙”,一茬又一茬的生命接力,使莽原不再荒凉,使边关不再寒冷,使八一军旗更加鲜艳,也使丰收的欢歌笑语更加响亮。他们如大豆一样,将生命的每一个元素都分解出来,都奉献出来,播撒进了这片日益肥沃壮美的黑土地。精力充沛的基地主任、垦荒前辈郑完植是如此,那未老先衰,鬓发早白的年轻的六场场长刘建忠是如此,那些更加年轻的中队长何军、赵学福、莫兰兰、鄢家明、游向青们更是如此……
  临别的时候,一直陪同我下场采访、深入生活的基地保卫干事任德同志又和我一起走进那片还未收割完的大豆地里。丛林一样茂盛的大豆成行成阵,如一对对威武雄壮的士兵,站满了我的视野。早到的寒霜早已将它们的叶子打落净尽,只有那些豆荚如刀戟如密密地排列,在风中哗哗作响,如那叮叮咚咚的城市阳台窗口的风铃。只有那钢铁一样坚硬的枝干依然挺立,傲视着那越来越猛烈的寒风与风雪。在这秋冬交替的凛冽里,大豆们依然丰满着,成熟着,充盈起又一个沉甸甸的季节。它们是在竭尽着最后的生命力量,鼓胀起人们对土地、对丰收的永不满足的渴望,期盼着更多的爱的付出,为着那些为了它们而同样付出着爱的人们。
  普普通通的中国大豆,在嫩江,使我重新认识了你的价值。
  普普通通的中国庄稼兵们,在东北的黑土地,使我感奋到你们的卓绝与辉煌。
  于是,面对大豆,面对你们,我只有感到惶惑和笔力的沉重。我只有写下这篇关于大豆的短文,企盼把我的爱,也汇入水暖情深的嫩江。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